April 21, 2003

中央财大的帖子

【按】一篇叙述详细的文章,对研究非典前后的心理很有价值;也说明学校不隐瞒事态是多么重要(还记得法国1968的南岱和吗?)。


四月的北京春光明媚,天空湛蓝,阳光耀得人睁不开眼,街上的杨柳地上的草坪都发了芽,学校里的紫色玉兰花也都朵朵绽放,一切都显得静谧安详。这样的春天,本来应该是校园内最惬意的一段时光,然而突如其来的疾病却将这一切正常生活全部打乱。

北京市从3月下旬,四月初就传来了飞典进京的消息,不过当时谁都没当一回事,生活照常继续,没有任何人放在心上。走在街上,人群依然熙熙攘攘,戴口罩的人都被视作另类一般。

我成天在学校里无所事事,白天翘课去系机房上网,晚上有时约上几个哥们出去喝一顿,有时和女朋友走在学校的小路上甜蜜。学校里的同学有的成天自习,有的在宿舍看电视打游戏,有的在校园里散步,茶余饭后大家还在纷纷议论伊拉克战争。谁也没想到几天之后,这些宁静的景象就仿佛水中的倒影一般被一颗石子激荡一番就荡然无存。

 
第一次传出中财出现了飞典患者是在4月10日。当时纷纷谣传住在女生宿舍楼5层的一个同学感染了飞典,但是具体情况却众说纷纭,有的说已经死了,有的说只是发烧,还有人说她所在的整个宿舍都已经被隔离。这个消息传出来以后,首先紧张的是住在这座学生楼里的女生,那几天在食堂吃饭,经常看见女生排队洗手。
 
男生则对这件事情的真实性纷纷表示怀疑,因为虽然纷纷传言,但是没一个人敢说自己是亲眼所见,而且关于那名患病女生的系别也是众说纷纭,主要观点有三:一是认为该女生在经济管理系,但是随即被该系同学一致反驳;二是认为在金融系,这也被证实了其不可能性;第三是认为在信息管理系,由于本人就是信息管理系的,所以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后来事实证明,这名女生只是患了感冒,曾前往医院就诊,事后回家休养了几天。关于她得了飞典的说法纯属谣言。

在短暂的小规模恐慌之后,学校又暂时恢复了平静。


4月14日气氛骤然紧张起来。起因是学校在上午连续召开数次教职工和学生干部紧急会议,宣布中财已经有一名退休教授在发烧数天之后突然去世,由于该教授住院期间并未诊断出飞典,医生仅在罗列了一些症状之后在下面写了一句耐人寻味的:“印象:飞典?”。 于是医院和学校都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学校甚至还组织各系老师去看望了这名老教授。

这名教授在4月11日左右去世,随后其妻子,儿子,女儿,儿媳,女婿,及外孙陆续发烧,出现了类似飞典的症状。学校领导得知情况以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宣布所有在其住院期间探视过他的老师均放假两周,并隔离观察。另外据悉,其外孙所在的中关村某小学当天即宣布停课。

4月14日晚上我回到宿舍还有点恍然如梦的感觉,当时关于这名教授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而且听说已经有看望过他的老师出现了症状,一时间人心惶惶。

我在宿舍楼下遇到几个其他系的北京同学,他们已经收拾了行李正准备离开。楼道里一片狼藉,四处是散落的纸片,破旧的衣物,每个宿舍都在大搞卫生,把能扔掉的东西都扔了,学校的教学楼也已经封闭消毒,气氛十分紧张。

我约了几个哥们去校门口一个饭店去吃饭,那家饭店平时生意非常红火,但是4月14日的晚上,枯灯惨影下,诺大一个饭店只有我们一桌人,我们几个还比较豁达乐观,但是饭桌上谈论起来却发现自己身边都已经有熟识的人病倒了。于是一顿饭吃得大家胸口都有点堵。从饭店出来,街上行人寥落,附近居民见到我们都像躲避瘟神一样离得远远的,整整一条街,除了药店里人头攒动以外,其余的地方都呈现出萧瑟冷清的颓势。

晚上熄灯以后,同宿舍有个哥们是系机房老师的助手,据他证实,该老师也曾经与去世的老教授一家有过很亲密的接触,而且该老师已经三天没来上班,据猜测可能已经被隔离。该老师有两名助手,都是我们班同学,一个在我宿舍,另一个在我对门,而我们班男生全部集中在这两个宿舍以内。所以消息一经传出,人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那天嗓子有些疼,不停的咳嗽,半夜咳醒了发现自己浑身冷汗。

由于事先通知15日早上8点至12点将封闭宿舍楼进行消毒,所以那天大家起得都很早。平时我们系是很少有人上课的,一般都在系机房消磨时光,但是看管系机房的老师当时已经属于飞典疑似对象,于是无奈大家都去上了课,那天我们系去上课的人出奇的多,而其他系却明显减少。

 
我上了一节课懒得继续上了,就出来透透气。这时我惊奇的发现由于无法回宿舍,校园内竟然到处都坐满了人,大部分人都带着口罩席地而坐。有的在打牌,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看书。场面十分壮观。说实话,我从来没在学校里同时见到这么多的人,当时的感觉像过节,但是却高兴不起来。

中午女朋友来电话说他们系的北京人都已经回家了,她也想回去。于是我在2点左右送她回了家,然后赶回学校去上vb。这节课时在系机房上机,我去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可是却发现去上课的人连三分之一都不到,估计都是怕看管机房的老师留下病毒。

下午学校在各个显著位置都贴出了紧急通报,向全体师生通报了几天以来的各项情况,通报上指出当时处已经去世的教授及其家人外,又发现四例高度疑似飞典,另有一例低度疑似。另外还宣布校医院将发放防治药品。

很多同学看了通报以后纷纷赶往医院领取药品,医院的价格是2元/袋,每人最多只能买6袋,而我同一时间在外面药店买来的相同中药已经涨到6元/袋。(后来还曾一度飙升至12元/袋)当时还有一些同学出现了发烧症状去校医院咨询,结果发现校医院已经住满了被隔离的同学。

这天晚上我去食堂吃饭,当时是5点半,正应该人最多的时候,但是我所看到的却是一片人丁寥落的萧瑟景象,寥寥无几的几个人也都使用自带餐具,有的甚至带着口罩吃饭,令人匪夷所思。

 
到了11点左右,一个哥们从外面回来,亲眼看见救护车从一座宿舍楼里抬出一个人。紧接着又有消息传来,说一些系的学生已经开始纷纷逃命,个别的系甚至走了大半以上。随后就是传言学校已经决定停课。那天晚上消息十分混乱,最夸张的传言是某座教师家属楼已经被全部隔离,里面的人一律不许出来,当时我听了觉得难以置信,不过后来我的确在学校公布的通报上看到了这条消息,消息说得比较委婉:“西家属楼里的居民原则上建议不要外出。”

那是一个漫长的黑夜,所有人都在惶恐不安中期待天明。我怎么都睡不着,直到16日凌晨才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

 
我是被人叫醒的,叫醒我的人带了一个大口罩,看不清脸,手里拿着一个喷壶,对我说喷药了喷药了。我看了他一眼,翻了个身,没理他。紧接着我听见噗嗤噗哧的喷水声,一股极其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屏住呼吸,可是眼泪却一个劲流,于是我翻身下床,随手拿了几件衣服跑出了屋子,屋门口站了好几个被熏出来的哥们,大伙都坐在楼道里聊天。

到了十点多,楼下突然传出救护车的笛声,一名住在二层的学生被匆匆抬了上去,抬着他的医护人员都是全副武装,除了眼睛什么都没漏在外面。校园里做了满地的学生这时都纷纷站起来神色紧张的一直目送着救护车呼啸着开出学校,然后纷纷议论起来。


4月16日是很多中财学子无法忘记的一个日子。这天下午,学校召开了最后一次紧急学生会议,宣布目前为止已经确诊4人,高疑4人(不包括已去世老教授的家属)隔离了西家属楼几乎所有的老师和家属,紧接着宣布从即日起停课,5月8日恢复上课。

消息传出来以后,学校并没有出现混乱。决定回家的同学纷纷去购买车票机票,有的则在宿舍收拾行李,有的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不过听说不少女生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都哭了;决定留守的同学也泰然自若,纷纷去附近药店购买药品,去超市购买消毒用品。

 
傍晚有消息说一些学生出示学生证希望购买半价票时,售票员一看到是中财的学生就拒绝卖票。还有消息说已经严禁中财学生上飞机,不过我给一个坐飞机回家的同学发短信询问此事,他说机场到处都是中财学生,到处都是熟人,的确有些人买不到票滞留在机场,但不能确定是航空公司拒绝卖票还是机票已经卖光。


截止至4月16日傍晚,大概已经有2000人离开学校,占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


真正的混乱出现在4月16日半夜接近12点的时候。即学校发出紧急通知放假后八小时,校门口突然出现很多警车和救护车,一时间风传要戒严中财,封锁学校不许出入。

全校顿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景象,在一分钟内,几乎所有宿舍的灯突然同时打亮,楼道里惊慌失措的脚步声此起彼伏,到处都是喊叫声。被惊醒的同学还来不及思考,就迅速穿上衣服,拿起行李,跟随人潮向前涌。很多人都买好了第二天回家的票,谁也不想被封死在学校。楼前惊惶的人流拖着行李涌向校门,想逃离中财。放眼望去白花花的全是带口罩的逃难的同学,一个又一个的寝室瞬间都空了。仿佛某个好莱坞大片的情景一样。

在学校门口,由于出租车数量远远满足不了这大量人群,公交车也已经没有了,数千人滞留在那里。此时学校许多领导也赶了出来辟谣,有些系主任只穿着拖鞋睡衣也跑了出来,告诉大家不要惊慌,绝对不会封锁学校,如果要离开,要有秩序的撤离,校门口的警车和救护车只是做辅助消毒工作的。听了校领导的劝慰,很多人安下心来,回到了宿舍,这些人大部分衣衫不整,有的甚至只穿睡衣,连钱包都没带就匆匆跑出来逃命。另有一部分同学执意离开,据说他们经过当时在场的医生询问了之后也没人阻拦而随意离开了。

随着校门口人群逐渐散开,这动荡不安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4月17日上午,我回学校取东西,发现整个教学楼和宿舍楼的空空如也,大部分人都走光了,许多宿舍一片狼藉,满地胡乱散落着无数的纸张,有点像国民党撤退时候的样子。楼里只有我们系的同学还剩下不少,他们大多是想要留守下来与中财共存亡的。

这天下午,我接到一个老同学电话,他说他的同事是中财研究生毕业,而他这个同事的导师也已经去世。

其后几天,不停有新消息传出。截止到目前为止官方公布共有14名老师感染,若干人高疑,整整一座家属楼被隔离,而目前留守在学校的学生基本状况良好。

 
现在想来,我觉得政府和学校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是很令人满意的。首先学校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全体师生学校有飞典病例,并没有刻意隐瞒,随即每天多次反复对宿舍,教室,食堂,图书馆消毒,有任何新情况发生也会及时通知学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谣言的传播,这种信息透明让众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不再相信谣言。学校还对曾经与患者接触的人群采取隔离,对有发烧症状的学生也隔离治疗,并且及时宣布停课,避免了病毒在密集人群中快速传播,据悉目前学生中还没有发现病例,这充分说明学校的决策是正确的。

  现在无论在哪里的中财学生都很团结,我们都坚信一定能战胜困难,歼灭飞典。从我的经历中我体会到现在我们要以事实说话,不要造谣传谣,自己吓唬自己,遇到事情不要恐慌,但是如果出现类似症状一定要去医院,如果你接触过患者,为了家人和朋友的健康,请主动隔离。

  在写这片帖子的时候,中央电视台正在直播的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证实了北京已经有339例病例,402人高疑,目前全国许多省市也已经有了病例。

  在此我要衷心祝愿所有不幸染病的中财老师和职工家属都能康复

  祝愿每个朋友身体健康

  祝愿我们的国家战胜飞典


[本文出处]
发信人: bnfan(xiaofan), 信区: SARS
标 题: 中央财大的文章(转载自bbs.dlut.edu.cn)
发信站: 一塌糊涂 BBS (Mon Apr 21 11:10:17 2003), 本站(ytht.net)

[后记]
目前留校的学生的BBS:
http://cbbs.chinaren.com/05/22/bbsarea144152205.shtml

Posted by linglei at April 21, 2003 05:07 PM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